大学女老师独爱玩木头 一块木头代表了一种生活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木匠绝对是一个力气加手艺活,是男人们的专利工作。但是在武汉,有一个特别爱“玩木头”的美女老师,她叫羊高兴,不但自己爱玩木头,还带着一群学生一起“玩木头”,她说:“木匠不分男女,主要是取决于对生活的感觉。”大学老师独爱“玩木头”羊高兴是一名大学老师,教室内设计,但她更喜欢称自己是手工艺人,她的微博名就叫手工艺人泥巴羊一,是手作圈的网红。点开她的微博,会看到她制作的各种木工作品,有红木书签、黑胡桃木插、黑胡桃木机器人……不久前,她给儿子麦子做了一个木制的汽车餐盘,有人会说:“好棒啊!麦子那么喜欢车,肯定特别开心吧,他真幸福。”但也有人会说:“去超市买个能吃饭的就行了啊,为什么要做?”在羊高兴看来,后者肯定就是个特别不好玩的人,因为对方根本就理解不了她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和儿子之间产生的情感连结。前者哪怕不会做这些东西,但是他还是能够懂得这件事的好玩之处,好玩的人彼此之间会有共鸣。好玩,也是羊高兴走上木匠之路的初衷,她大学学的是环境艺术设计,大学毕业后,她在工地上实习,几乎整天跟木工打交道。进入大学教书之后,她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玩木头”,用她的话说“既是专业方向需要,也是个人兴趣使然”。随着对家具结构研究越来越深入,羊高兴的脑子里自然而然就蹦出了“我得自己动手”的念头。这个念头一发不可收拾,她陆陆续续给家里做了不少好看好玩的家具,融入到生活的各个角落,有大件的桌子、餐边柜、还有儿子出生之后用的尿布台、小件的积木、板凳、盒子、勺子、碟子等等。羊高兴不仅自己做,也要求学生做,从2008年第一次在课堂上教学生用起锯子,到现在已经有8年的时间,她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热爱玩木头的学生,在她的工作室,更是陈列着几百件她和学生们的作品,无一例外,都是用双手打磨出来的。痴迷木头的人无不被那种时间浸泡出来的情感打动,羊高兴也不例外。采访中,她用台湾细木作大师阎瑞麟的一段话,作为她对木头痴迷的描述:“静静地欣赏这些如乐音起伏闪烁或细致的流动,感受从木纹表情里传达出来的美好意象以及强大生命力。不光只是日常活动的道具配合,也在心智感觉中获得满足,唤起从远古时期就已开展的文化基因。”手工的拙朴感是机械化批量加工永远都取代不了,这个痴迷的过程当然是非常美妙的,更是独一无二的。成为一名做(zuò)而不作(zuō)的手工艺人羊高兴是那种最不像大学老师的大学老师,可爱的蘑菇头加两缕长到腰际的辫子,非常的艺术范。她会在2012世界末日的时候,戴着一个外星人的头套站在讲台上讲课……在学生之间,关于羊高兴的传说非常多,比如:作业最多老师前三名,最容易挂科课任老师前三名,但同时也是最受欢迎老师前三名……羊高兴说,一个好的老师,除了自身专业度,更重要的是一个懂得传达的人,“这种感觉好像在做营销,你得想办法让学生被你吸引,准确获得你想传达的内容,还得让他们跟你一样打了鸡血似的视专业作业为生命……”正因如此,羊高兴才和学生们一起成立了他们心目中的乌托邦——做作生活美学设计室。这个工作室在她任教的湖北商贸学院内,工作室的成员全是在她的“发展”下爱玩木头的学生,大家在一起,在不断的敲敲打打中,制作了一个又一个带着温度的产品。羊高兴说,我们是一群“做(zuò)而不作(zuō)”的手工艺人,在做一切都是关于生活美学的实验,我们每一件作品的完成,就是一份实验报告。羊高兴并不是那种只谈情怀不考虑市场的手工艺术家。她的作品,一套由18种不同材质组成的木头组成的积木,曾经在朋友圈卖出去了四十多套。羊高兴说,这套积木,最开始是因为没有办法接受市面上那些色彩艳丽的廉价玩具,做来给儿子玩的。没想到做好后在朋友圈一晒,收到一大片求购买的呼声。接下来,羊高兴和学生们会开设“做作生活美学设计室”的线上商店,那些出现在她微博上的作品,全部可以在网上买到。羊高兴告诉记者,她最希望的状态,是这些“玩木头”的学生,学这门手艺不仅仅只是玩,而是经过时间的积累,让“玩木头”成为将来他们就业的资本。工作室是面对全校招收学生的,可是报名并不火爆,很多人刚开始会因为觉得好玩儿跃跃欲试,但羊高兴一再强调,木工活并不好玩,除了兴趣,更需要耐心、思想和稳重,“这是一个比较孤独的过程,哪怕只是做一个勺子,也需要安静地坐上半天”。一块木头代表了一种生活生活中,羊高兴一直是一个很热爱动手做点儿什么的人。喜欢体验每一把工具的使用,感受每一下用力在木头上留下的痕迹,在她与作品之间寻求一种平衡,这个身体力行的过程远远超越它所产生的结果。她做的作品大多数都是自己的生活用品,在她看来,做手作的人想要做出好的作品,必须倾注自己的情感。所以这个“玩木头”的过程,在羊高兴看来,更是一种与日常生活的特别连结,“从这个角度说,它不需要什么高深的技艺,而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前一段时间,被誉为全球最美女木匠的ArieleAlasko走红网络,让越来越多的人对木匠这个职业弃满了好奇。羊高兴的微博也收到了各式各样的来信。在网友看来,女木匠是那种又帅又酷的工作,羊高兴不喜欢给自己贴上性别的标签。她说,木匠这个职业跟美没有多大关系,看起来很帅很酷的图片,其实真正做起来非常难,“每天是灰头土脸,手上衣服上全是黑的,爱美的女生坚持不了,木匠是一个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是啊,一块木头,代表的是一种心境,以及一种生活。而成为艺术家之前,要先准备好成为一个丰富的人。(文 记者 刘瑛 图片受访者提供)相关的主题文章: